社交賬號登錄

社交賬號登錄

0/34

上傳頭像

拖拽或者縮放虛線框,生成自己滿意的頭像

頭像

預覽

忘記密碼

設置新密碼

“我北京人我都不知道唐家嶺在哪” | 北京故事

文化

“我北京人我都不知道唐家嶺在哪” | 北京故事

龔方毅2019-09-29 14:52:50

#唐家嶺

唐家嶺原是北京西北五環外的城中村,2009 年拆遷前,當地流動人口比戶籍人口多了十幾倍,住那的人被稱為“蟻族”。之后北京著手城中村改造,選出了 50 個地方,包括唐家嶺。

公開資料顯示,2012 年至 2014 年,唐家嶺村舊址變成了中關村森林公園,周邊其他村落大約 8900 平方米建筑繼續拆除,全部推倒之后修建回遷房和公租房。現在地圖上再想準確定位到那里,得搜索“唐家嶺新城”,那一帶最多人聚集的社區,在村落原址以北五百米的地方。

夏天,住附近的人一般太陽落山才集中出門,聚在新城東區大門正對街的社區公園。它靠著東西走向的友誼路,是一個長 300 多米的瘦長梯形社區廣場。里面放著一個燈光籃球場,六點之后開燈。園內步道鋪著塑膠,綠植選的是白臘、國槐、大葉黃楊、榕樹等。樹干直徑碗口粗,枝葉修剪過,還形不成樹蔭。園內有四五個不到兩米的木凳,南側盡頭附近是一處弧形帶鏤空木制頂棚的長凳。除了籃球場,社區公園再沒其他燈飾了,友誼路的路燈也基本照不進這里。

唐家嶺社區。

如今的唐家嶺村。藍框圈起來的是配套回遷商品房,紅框就是唐家嶺社區廣場。圖/Google Earth

7 月的夏夜還是很熱,兩個籃筐各有十來個人組隊 3v3 打友誼賽,輸了的那組做是個俯臥撐。散步的情侶多過推嬰兒車的家長或者老人。有兩個人坐在長凳上聊了近三小時職業規劃,其中一位最后得出結論是“趁年輕要趕緊考個導游證,涉外的那種”,覺得那樣既長見識、又能掙代購外快。四五歲的小孩,男女都有,更多是被父母帶著在公園東邊的封閉路溜滑板車,跳繩,或者干脆笑著跑著。

公園南側長凳前有塊空地,晚上大約七點半,過了飯點,陸續有五六個看起來五六十歲的人騎電動車或者自行車過來。

來這里的人一般都是附近的回遷居民,還有就是友誼路往西的公租房住戶,基本都是步行。反正是飯后散步,四五百米距離再騎車也的確意義不大。住遠一點的,基本是新城周邊三公里的住戶,往北是航天城社區,往南是西二旗附近住西北旺社區的人。那撥中老年健身團里有一個就住西北旺。

年歲大了,又是夜里,大家打扮都很隨意,他們是來耍麒麟鞭的。據其中一位趙姓大爺說,麒麟鞭現在是北京男性中老年群體的健身利器,說是能幫著緩解/延緩肩周炎、腰椎、頸椎病。鞭子主體一般是鋼鏈,一頭握柄,另一頭是麻制鞭梢,通常分叉設計,目的是為了讓鞭子“抽”的那一下聲音清脆。電商平臺上一根鞭子幾十塊、上百塊都有賣。

老手耍鞭講究招式套路,新手主要就是來回重復上掄、下掄、左右手交換轉圈的動作。稍微熟絡些的會前交換手、后交換手。但不管用什么招式,最后追求的還是掄起以后抽甩那一下的聲音,“要響,越響說明姿勢越到位,你聽聽,這聲兒,多得勁兒。”趙大爺說。

背身的就是趙大爺。
一位同行大叔在向趙大爺示范如何甩鞭更響。
唐家嶺社區廣場一角
唐家嶺社區廣場一角
唐家嶺社區廣場內的籃球場。夜里十點這里還有人,燈光也開著。
唐家嶺社區廣場外圍一條封閉道路。來這里活動的也主要是附近的居民。

趙大爺剛退休,光頭,后腦勺有三四道褶子,穿紅色短褲,上身赤膊,背上爬著拔火罐印記。他去年搬來唐家嶺的,之前在海淀人大附近的柳浪公租房社區住了四年半,后來區政府說原先的公租房項目年限到,要他們換地方住。接著就是搖號,到年底總算中了簽,緊趕慢趕的搬來了。

“我北京人我都不知道唐家嶺在哪,”他說。“這都五環外了,偏僻。原來完全沒想過來這里。不過到底有多遠,其實我也不知道。”

甩鞭對地點要求特別高,那一聲“噼啪”的音爆對心腦血管比較脆弱的老人和嬰幼兒很不好。長一米的鋼制鞭子抽在身上就是一道紅印,這就要求場地要空曠,不干擾過路行人。所以最后那幾個人就選在這里練習,“但也不能太晚,擾民啊。”

趙大爺說自己退休了,胖,附近也沒別的娛樂設施,正好今年開春后,自己起居也穩定,在公園這里看見別人鞭子“耍的不錯”,就喜歡上了。開始練習的時候總是打到自己,說練了幾個月,自己手法和步法還是不好,還沒到練套路的地步,現在就是為了甩一身汗,減減肥。

大半年住下來,趙大爺和他愛人都習慣了住唐家嶺。“安靜,太安靜了。你看現在九點多鐘以后馬路上就沒人了。要是在三環內,那人還是烏泱泱的。你要是讓我回到市區我都發愁。”他沒住在唐家嶺新城,在對街。同小區的有中科院,航天城和西二旗軟件園的人,“他們沒夜生活,這里晚上特清凈。”

唐家嶺社區地塊上一座辦公樓被滴滴租下。
唐家嶺新城對街的公租房。同小區的有中科院,航天城和西二旗軟件園的人。
附近一位遛狗的居民。

不習慣的事情也有。剛來的時候發現周邊的超市賣東西“死貴”。趙大爺愛人說,北京連鎖超市“超市發”在市區動不動就打折促銷,便宜,但唐家嶺這里的超市發私人承包,賣東西就貴,一個一斤半的茄子賣 5 元,“市區一斤九毛九,你說說這里要貴多少?”

他們倆都說住這里舒服,往市區方向走,過了清華西門就頭疼,再往南到中關村就“更不行了”。困擾他們的還是周邊物價。他們原先來回騎 25 公里電瓶車到沙河大集買東西,但現在暫時關了,為了十一大慶。關了以后,他們又單程騎 7 公里外別的超市買。

不過也有人覺得有個超市發挺好的。唐家嶺再往北五公里遠是另一個比較集中的公租房社區,主要住著西二旗工作的小米、百度、聯想、騰訊員工,常有人打車到唐家嶺超市發買東西,或者從公司打車到超市,買完東西再坐個車回去。

“他們收入高,說是公租房,其實就是人才房,每平米每月 50 元。我們不行,沒錢才住公租房,”趙大爺愛人說。“不買菜的那些主要靠外賣解決了,或者下班后街邊買個烤冷面,滴滴答答的回去了。”其實,唐家嶺超市里賣東西貴還有個原因是菜本身品質會更好些,打著有機或者無害種植的標簽,但是趙大爺覺得“你得給我們一個平價的選擇”。

當被問到愿不愿意把社區公園面積減掉一半變成社區超市、菜場的時候,夫妻倆立馬說愿意。他們還希望這里開個大商場。“晚上不占桌,吃完飯遛遛彎也沒地兒去,太乏味了。只能在這個小公園自娛自樂,我抽抽鞭子,她跟別人弄個音箱,一塊兒蹦著出身汗。也只能這樣了。”


文內配圖如無說明,均由作者拍攝。

題圖由作者拍攝。

喜歡這篇文章?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報 ,每天看點不一樣的。

pk10直播现场直播网站